ABC小說網 > 射程之內遍地真理 > 016章.藝術家之死

016章.藝術家之死

        她醒來的時候,現面前是不認識的天花板。

        她試圖站起來,卻現手腳都被尼龍繩緊緊地綁在了椅子上。

        自己似乎吃了某種藥物,渾身也使不上勁。

        動彈不得。

        頭好痛。

        她試圖回憶起之前的事情。

        她是一個普通的高中生,某天放學之后和朋友一起去了卡拉ok,回家的路上,還看見了一只大肚子的野貓,然后......

        “!”

        她想起來了。

        她在回家的路上,忽然有人用手帕捂住了自己的口鼻。

        然后她就昏了過去,直到現在醒來。

        自己被襲擊了?

        疼痛讓她無法仔細思考,環顧四周,這里是類似地下室一般的場所。

        墻上,掛著諸如剪刀,鉗子,鏈鋸一類的工具。

        大概是使用很久了吧,無論是墻壁還是工具上,都有深色的臟污痕跡。

        她看到了一個人影。

        影子越來越接近自己。

        那人抬起了手。

        她轉過頭,看到了一雙纖細如女子的雙手。

        “真是可愛!

        那手放到了她的臉上,輕輕撫摸。

        她沒什么觸感,心中只有冰冷。

        “放心,很快就結束了!

        她聽到對方的說辭。

        接著看到了那人戴著口罩的臉。

        頭不算長,一雙眼睛閃耀著光輝。

        就像看到了心儀已久玩具的孩子。

        她看到了對方另一只手拿著的東西。

        是柳葉刀。

        恐懼在她心中涌現。

        她此時,才注意到房間的桌子上,有許多個巨大的透明玻璃瓶。

        瓶子里,裝著暗紅色和肉色混雜的事物。

        某種只在電影和書本中才見過的東西,懸浮在液體中。

        “不要......”

        她現自己還能出聲音,她試圖掙扎。

        但柳葉刀已經來到了自己的胸口。

        嘩啦——

        衣服被劃開,內衣的束帶也斷掉。

        嘩啦——

        柳葉刀沒入了肉中。

        “不要......”

        她沒有一點兒感覺。

        這是最可怕的。

        她透過一旁的鏡子,可以看到柳葉刀劃開自己的身體的模樣。

        “不要......”

        她聲音嘶啞。

        她恨。

        為什么是我?

        為什么要這樣對我?

        我到底做錯了什么?

        誰來,誰來救救我?

        沒有人能救我嗎?

        我不想死。

        不想死。

        不想死不想死不想死不想死不想死不想死不想死不想死。

        當看到對方從自己身體里取出“什么”的時候,她失去了最后的意識。

        仿佛呼應著她的怨念。

        不知道哪里的被遺棄的野貓,也在高聲哀鳴。

        ......

        周六。

        下午。

        四點。

        喬橋網購的摩托早就到了。

        他還趁著前兩天晚上有委托,騎出去轉了兩圈。

        回來之后,喬橋就后悔了。

        他后悔沒有早點買摩托車。

        再也不用被東京出租車司機打劫了。

        太好了。

        喬橋騎著自己的女士摩托,在馬路上緩慢前進。

        摩托后面,拖著一個木箱。

        木箱里裝著新買的火箭炮。

        雖然不知道今天的委托用不用得上。

        但本著不怕多余,就怕不夠的想法。

        再加上要給淺野巫女看看自己的五十萬日元花在了哪里。

        喬橋還是帶上了它。

        盡管喬橋妥善包裹好了,從外面看不出來。

        但巨大的木箱果然有些引人注目。

        幸好,和國人本來就是不喜歡隨意打擾別人的性格,一路上倒也沒有人詢問。

        甚至還有交警熱心地來問喬橋要不要幫忙。

        可能以為這箱子里裝著是什么社團活動的用具吧。

        喬橋謝絕了對方的好意。

        以二十公里出頭的時蠕動。

        他來到了新宿區一片別墅區里。

        這不是喬橋住的那種廉價獨棟,而是真正的別墅區。

        樓與樓之間的空間很大,綠色的草坪填充了這些間隙。

        別墅有四層,光是看著就讓人感受到金錢的味道。

        每幢別墅不但有寬敞的院子,還有一個游泳池,堪稱豪華。

        這一次的委托人看起來很有錢啊。

        喬橋感慨了一句。

        至于淺野亞梨子。

        她是乘坐自家的車來的。

        那是一輛加長款的黑色高級轎車。

        啪。

        一個穿著黑色西裝,戴墨鏡的男人從駕駛座上下來,畢恭畢敬地打開了后門。

        淺野亞梨子走下車來。

        她長在腦后用紅色檀紙隨意扎成一束。

        穿著米白的棉質T恤,外面套一件灰藍色的牛仔夾克。

        下身則是黑色長褲與運動鞋。

        打扮十分隨意,卻到處都透著青春活潑的氣息。

        她給自家的司機吩咐了幾句,看著轎車開走,才走到了喬橋身邊。

        “下午好,喬桑!

        淺野亞梨子一幅大家閨秀的模樣,很有禮貌地向喬橋打招呼。

        “今天也請多多指教了!

        然后輕輕鞠躬。

        “哪里哪里,我才是!

        喬橋也鞠了一躬。

        雖然感覺有哪里不對。

        說起來,和國人還真是喜歡鞠躬。

        見面就鞠躬。

        告別也鞠躬。

        拜托別人要鞠躬。

        被別人拜托也要鞠躬。

        只要鞠躬,就沒有解決不了的事情。

        要是鞠躬一次不夠,就鞠躬兩次,三次!

        除此之外,還有最強的土下座謝罪大法。

        不管是食品安全問題,政治獻金,還是核燃料泄漏。

        只要土下座并且謝罪,那么就都可以原諒。

        向保安大叔出示了證件之后。

        喬橋騎著自己的小摩托,拉著木箱子。

        淺野亞梨子和保安大叔則步行。

        來到了這個小區的19幢樓。

        喬橋的小摩托停在了院子里,至于那個箱子,就這么放在了一旁。

        這是一幢四層別墅,從外面看起來相當寬敞。

        但樓房的造型與其他的有明顯的不同。

        喬橋也不太能說得出是什么不同,但整幢樓有一種驚人的壓迫感。

        仿佛只要存在于此,就讓人喘不過氣。

        “......真是讓人擔心!

        一路上,保安大叔都在給兩人介紹情況。

        當然,在此之前,喬橋也看過相關的資料。

        這一幢別墅現在的所有人是井口健二先生,他經營著一家販賣藝術品的小公司。

        不過實際上,這屋子的設計和建造者是井口先生的父親,井口哲。

        井口哲曾經是一名建筑家,但多年前已經退休。

        這幢別墅的二層和三層過去一直作為工作室使用。

        井口健二先生有時候周末也會住在這邊。

        本來是很正常的屋子。

        但一周前。

        井口哲自殺了。

        就在這幢別墅的客廳。

        上吊自殺了。

        根據井口健二先生的說法,老父親自從退休之后,就一直郁郁不樂。

        去醫院檢查之后,推測可能是得了抑郁癥。

        井口哲最近幾年的作品也有些水準下降,外面人的風言風語,更是加重了他的病癥。

        或許對一名藝術家來說。

        無法再創作出藝術品,就代表著生命的終結吧。

        和國本身又是一個崇尚物哀,以悲傷凄涼為美的國家。

        自古以來,自殺的文人藝術家不在少數。

        但問題在于。

        井口哲死后。

        這幢別墅,開始鬧鬼了。

  http://www.0853669.live/book/94077/46817136.html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www.0853669.live。ABC小說網手機版閱讀網址:m.abcxs.com
她理财12存单法安全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