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說網 > 射程之內遍地真理 > 012章.淺野巫女的除靈術

012章.淺野巫女的除靈術

        所以,淺野亞梨子現在要進行除靈。

        喬橋在一旁看著。

        他懂得作為跟班的分寸。

        除非是淺野亞梨子實在搞不定了,否則,喬橋是不會出手的。

        單純從金錢角度來看的話。

        現在距離兩人見面還不到一個小時。

        喬橋進賬五十五萬日元。

        賺大了。

        他大致算了算,只要這份工作控制在三個小時之內。

        自己當淺野大小姐一輩子的跟班都沒關系。

        淺野亞梨子看了喬橋一樣,見他一直盯著自己的一舉一動,輕輕哼了一聲。

        “我可不會讓你小看!

        她從手提包里取出了一把符咒。

        符咒都是淺野亞梨子用靈力灌注的墨水書寫的咒文。

        她讓鈴村透坐在店里,先在面包店外的四個墻角各貼上了三張符咒。

        “我布置了一個結界,可以讓屋子里的惡靈沒辦法離開這一片區域!

        淺野亞梨子解釋了一句,讓鈴村透不要緊張。

        “原來如此,還有這種操作!

        喬橋摸了摸下巴。

        他沒見過巫女除靈的手段。

        甚至,喬橋本以為淺野亞梨子會拿出和弓,射出破魔之矢。

        畢竟動畫里都是這么演的嘛。

        淺野亞梨子瞥了喬橋一眼。

        原本,她應該繼續用符咒來弱化這個惡靈,然后再凝聚靈力,逼出鈴村透身上的惡靈,再繼續用符咒解決它。

        但那樣太平庸了。

        淺野亞梨子想了想,還是從手提包里取出了一個黑色的木盒。

        打開盒子,里面有一串鈴鐺。

        這是神樂鈴。

        與傳統的七五三鈴不同。

        淺野亞梨子手中的,只有八個鈴鐺。

        環繞在一柄短劍的劍格周圍。

        同樣是紅木柄,同樣末端有五色的長織帶。

        “這是鉾先鈴,也被稱作劍鈴!

        淺野亞梨子注意到了喬橋的目光,說道。

        傳統的神樂鈴,是跳神樂舞時候的道具。

        傳說治理高天原的天照大神因為最小的弟弟素盞鳴尊頑劣不堪,一氣之下躲進了天巖戶中。

        這一躲。

        天地大亂,永夜降臨,百鬼肆虐,災禍連綿。

        八百萬神明來到天巖戶旁邊,勸說家里蹲天照大神不要賭氣了,快重回世間。

        但天照大神不愿意。

        這時候,天鈿女命站了出來。

        手持竹葉,站在倒放的木桶上跳舞。

        由于跳得太賣力,所以衣服垂了下來,露出了不可描述的部分。

        圍觀的眾神歡呼不止。

        就連天照大神,也好奇地探出了腦袋。

        結果被一旁的神直接拽了出來。

        天地重獲光明。

        可喜可賀。

        自此之后,跳舞取悅神明就成為了神道一項重要的工作。

        而神樂舞就是其中之一。

        雖然喬橋很想吐槽,這是不是和國有記載最早的聚眾觀看脫【嗶——】舞的場景,和國的家里蹲傳統是不是從天照大神開始的。

        但神話傳說就是這樣。

        我們要尊重傳統文化。

        “金色的護手代表八咫鏡,八個鈴鐺象征著八尺瓊勾玉,最上面的劍,就是天叢云劍!

        淺野亞梨子解釋著。

        鈴鐺伴隨著手的晃動,發出悅耳的鳴音。

        即便在熱田神宮,劍鈴也是很珍貴的法器。

        別說見習巫女了,就算是正式巫女,也很少用到劍鈴。

        更不用說,淺野亞梨子手中的,是經過天叢云劍的靈力浸潤過的劍鈴。

        在熱田神宮的每個分社,只有一把,平常用作代替御神體。

        能夠拿出來除靈,足以證明淺野亞梨子父親對她的溺愛。

        喬橋不知道這些來龍去脈。

        他只覺得這個劍鈴很厲害!

        隔著這么遠,那劍鈴上依舊散發著一股超凡的氣息。

        與之前的符咒完全不同。

        不愧是熱田神宮的見習巫女。

        隨手拿出來就是這等強大的法器!

        分配給見習巫女便是這般厲害的東西。

        倘若是一位正式巫女。

        甚至宮司。

        喬橋不敢想象。

        貧窮限制了他的想象力。

        鈴——

        鈴鐺又一次發出清脆的鳴音。

        傳說這聲音能夠溝通鬼神,凈化人心。

        喬橋忽然產生了一個念頭。

        既然這聲音擁有驅邪的力量,那么如果將其錄制下來,能否達到同樣的效果呢?

        他思考著。

        面包店里,鈴村透聽到了鈴音,臉色變得鐵青。

        他捂住了耳朵。

        卻沒辦法阻擋這來自靈魂的聲音。

        淺野亞梨子走進店里,手腕又是一抖。

        鈴——

        清澈的鈴音在空間里回蕩。

        鈴村透跪倒在地。

        他身上冒出了濃稠的黑煙。

        黑煙在半空中凝聚,糾纏,構成了一個猙獰的面孔。

        喬橋站在店外,透過玻璃櫥窗看著里面的狀況。

        他的視野中,那黑煙充斥著整個面包店。

        形成了宛若實質的觸手。

        這些觸手試圖向外部延伸,卻在觸碰到墻壁和櫥窗的時候仿若觸電一般縮了回去。

        墻壁四角的符咒發出一道道閃光,竭力維持著結界的穩定。

        面包店內。

        淺野亞梨子整個人被觸手籠罩。

        但一道光亮起。

        淺野亞梨子手中的劍鈴再度響起,一道空濛的光像是盾牌一般阻擋住了那些觸手。

        使其無法接近到淺野亞梨子身側。

        “為什么?為什么?為什么?”

        惡靈的低語在淺野亞梨子的耳畔回蕩。

        “殺掉殺掉殺掉把你殺掉把他殺掉把你們所有人都殺掉殺掉殺掉殺掉!

        惡靈的聲音甚至傳到了店外。

        在那污穢,血腥,令人作嘔的陰氣之中。

        淺野亞梨子纖塵不染。

        手中的劍鈴,泛起微光。

        一柄若隱若現的長劍出現在淺野亞梨子的手中。

        那劍看起來既纖長,又厚重,既鋒銳,又粗鈍,既純白無瑕,又混沌不明。

        喬橋很難形容那柄劍的模樣。

        淺野亞梨子面對惡靈,輕輕揮動了手中的劍鈴。

        嗡——

        一道波紋蕩漾開來。

        無數的觸手試圖攻擊淺野亞梨子,卻都被一道劍光斬落。

        一劍。

        抹除了濃黑,驅散了血腥,消弭了怨恨。

        呼——

        一道強風自劍鋒揚起,驟然間將面包店里所有的陰氣一并驅散。

        優雅,瀟灑,干凈利落。

        不愧是熱田神宮的見習巫女,就連除靈都這么帥氣。

        喬橋看著淺野亞梨子除靈的模樣,不禁感嘆。

        自己什么時候也能長劍在手,一劍落下,百鬼落命。

        學不來學不來。

        跪倒在地的鈴村透大口喘息。

        他原本略顯蒼白的臉恢復了血色,整個人身上也迸發出茁壯的生機。

        “鈴村先生,感覺怎么樣?”

        淺野亞梨子收起了劍鈴。

        她臉色也有些蒼白,顯然,使用這法器并沒有想象中那么簡單。

        將鈴村透扶回椅子上。

        “感覺......好像有什么壓力之類的消失了,整個人感覺輕松了不少!

        在鈴村透的認知中,剛才自己忽然全身難受,跪倒在地。

        隨后淺野巫女搖了幾聲鈴鐺,那癥狀就驟然消失了。

        現在的鈴村透,就好像跑完了一千米,累得要死,但也莫名輕松。

        雖然什么惡靈,陰氣,他完全沒感受到。

        不過這短短幾分鐘的轉變,簡直就是神跡。

        “不愧是熱田神宮的巫女,除靈手段真是精妙!

        喬橋跟著進了店里,同時說道。

        他的話語令鈴村透又看了淺野亞梨子一眼,滿是感激。

        “惡靈已經被驅除了,你收下這個,再觀察兩天,如果沒什么問題,那就算沒事了!

        淺野亞梨子將一個紅色的御守放到了鈴村透的掌心,語氣溫柔地說道。

        她很滿意喬橋的吹捧。

        接著,淺野亞梨子又仔細檢查了一遍鈴村透和這間面包店。

        至于喬橋,他在淺野巫女和鈴村透說話的間隙。

        掃了一眼那些面包。

        原本的血肉觸手混合物已經消失不見。

        只剩下可口美味的面包。

        當然,為了避免問題,最后還是得要將其處理掉,雖然有些浪費,但也是沒有辦法的事。

        檢查第三遍的時候,喬橋忽然停了下來。

        在櫥柜一隅,一個面包底下。

        還有一點兒陰氣。

        那陰氣就像是一條小小的毛毛蟲,緩慢蠕動,試圖遠離三人。

        還有一點惡靈的怨念殘余?

        喬橋想到。

        是淺野巫女學藝不精,疏忽了?

        還是她別有用意,是故意留下來試探自己實力的后手?

        又或者是這個惡靈本身性質特殊?

        喬橋首先排除了一個錯誤答案。

        肯定不是淺野巫女學藝不精,沒檢查到這些地方。

        她這樣專業的學院派除靈人士,絕對不可能出現這種紕漏。

        嗯。

        的確,這個惡靈的出現很蹊蹺。

        鈴村透莫名其妙就被惡靈纏身,而這惡靈甚至還利用他制作的面包來散播災厄。

        這種種,都是喬橋在之前的除靈之中沒有遇到過的。

        淺野巫女是想要通過這一絲殘留的怨念來找到問題的根源?

        思考之間,喬橋看到淺野亞梨子已經和鈴村透完成了交流,正準備離開面包店。

        絲毫不在意那個怨靈的模樣。

        那么,答案就只有一個了。

        這個怨靈的確特殊。

        能夠躲避除靈師的感知。

        喬橋來到了那一個面包前。

        蠕動的怨念掙扎著想要逃離,發出了細微的嘶吼。

        啪——

        “怎么了?”

        鈴村透看到喬橋對著一個面包兩手合十,略顯困惑。

        “有蚊子!

        為了不讓委托人擔心,喬橋答道。

        “最近蚊子有這么多嗎?”

        淺野亞梨子剛剛跨出店門半步,回頭看了一眼。

        她是女生,肯定要注意蚊蟲,看了身邊,卻沒發現什么蟲子的痕跡。

        “可能夏天快到了吧!

        喬橋一本正經地答道。

  http://www.0853669.live/book/94077/46812320.html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www.0853669.live。ABC小說網手機版閱讀網址:m.abcxs.com
她理财12存单法安全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