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說網 > 網游之何方神圣 > 第十一卷 本命戎祀,至極至圣 第十四節 咸魚翻身個個精神都變態

第十一卷 本命戎祀,至極至圣 第十四節 咸魚翻身個個精神都變態

        阿布陀走到皇宮深處的極柱面前,這根極柱就是他的伴生極柱,也是他的“道”,但阿布陀很迷茫,他的星空九境其實跟伴生極柱是沒有關系的,而是跟“靈宿祭、明暗經、三空訣”的修煉訣息息相關。

        這也是正常修煉的套路,但阿布陀要走屬于自己的“極道”,伴生極柱就是他認為的“極道”,他也知道很多同道都在走,只不過十數年過去,也沒有哪位同道有所進展。

        “或許,那位隱藏在北檻的同道已經有了一些進展”,阿布陀如此認為,他就決定前往北檻一趟。但在前往北檻前,阿布陀搜集了北檻天狩的信息,隨即就發現一個有趣的情報,他的兩位同道也曾經北檻天狩折戟,阿布陀聯絡了豪彘與涔不利。

        豪彘拒絕接聽,阿布陀略有些尷尬,涔不利倒是接聽了,但一開口就是各種嘲瘋,阿布陀則是不在意。論輩份的話,他屬于墊底的,他是妖宗第九代門徒,豪彘則是妖宗第四代門徒,涔不利是異宗第五代門徒。

        對于絕大部分星君而言,極網的存在是一種妨礙,因為在極網是能搜索到他們的信息。當然,要想搜索某位星君的信息,也不輸入名字即可,星君的名字并不是簡單的阿布陀、豪彘、離耳等等,而是要加上對他們本體的描述,比如“不食阿布,甘陀為木,名阿布陀”。

        要搜索胡山雕的話,則是“如我是道,無極玄德,名道無極”。

        胡山雕是不會閑得蛋疼去搜索“如我是道,無極玄備,名道無極”,他相信極網是沒有自己這方面的信息。相反,若是他去搜索的話,搞不好極網就會去搜集,而阿布陀、豪彘、涔不利等等大量星君的信息,在極網其實也是稀少的。

        不管實力多差的修煉者,不懂得封鎖自身信息的溢出,那肯定是野路子出身的,有正規教導的話,導師都會講明這一點。而“極網”通訊也是要盡量避免的,利用極網通訊,封鎖再厲害也仍然是次于極網的,這就使得胡山雕能獲知阿布陀與涔不利的交談內容。

        若是網下交談就能屏蔽掉極網,最大程度的保護自己的交談信息,而閱讀完涔不利與阿布陀的交談內容后,胡山雕確定阿布陀是有意在極網交談的。交談內容中,阿布陀釋放了一些友善的信息,同時也透露自己原本是想拜訪北檻大陸,但又打消了這個念頭。

        胡山雕懷疑涔不利在網下跟阿布陀透露了一些錯誤的信息,這些錯誤信息讓阿布陀有了更錯誤的理解,從而打消前來北檻大陸的舉動。阿布陀在與涔不利交談中,也同時泄露承認北檻大陸是屬于胡山雕的,阿布陀希望小過大陸與北檻大陸有合作的機會。

        不管是玄宗九帝還是繁星九主,又或是他這些年遇到的星君們,胡山雕從不會將這些星君的避讓視為“理所當然”。就如同胡山雕也在避讓玄宗九帝、繁星九主一樣,避讓只是因為無法摸清對方的信息,一旦掌握對方詳細信息,避讓或許會成為真正的避讓,又或許避讓會成為兇猛的反撲。

        不管玄宙還是極宙,所有星君都在避免自己成為他人棋局中的棋子,所有的避讓也是基于這個原因。因為你不知道一次沖突的發生究竟是偶然還是必然,又或許是偶然,結果被利用而成為必然,阿布陀就是認為北檻拓荒的失敗,會成為他人布局的棋譜,他才放棄后續的動作。

        當然,若非胡山雕的信息無法獲取的話,阿布陀也有信心在最短時間內干掉胡山雕,讓別人的棋局落了空。

        “時局太亂,理也理不清,還是按我自己的節奏走吧”,胡山雕放棄在極網搜集極宗內部的信息。北檻事務已經走上正軌,戰斗力固然有,但沒有胡山雕的話,也仍然是打不過別的大陸,好在胡山雕極網權限高,隨時都可以回來增援的。

        沉眠星君形成的詭秘事件在任何大陸都是存在的,北檻大陸也有,但元極道獲取的給養必須是“本命完整”的沉眠星君,而詭秘事件基本上都是由“本命殘缺”沉眠星君產生的。

        夜半歌聲,白日迷霧,全城昏睡等等都時有發生,只不過北檻大陸的人口很分散,人口最稠密的就是北檻中宮府、天狩府、北檻東府、西府、南府及北府,加起約有兩千多萬人。更多的北檻人則散落在廣闊的大陸,要讓他們聚在一起,就要將極柱影響力輻射到此。

        餌踐青赤,不廷胡余,名餌不余。

        餌不余是九宗時代的老好人,但事實上飛升者就不存在“好人”的屬性,餌不余的本體是青赤雙色的蛇,妖宗第三代門徒。之所以突然變成交口相贊的好人,則是因為餌不余在“升燃”時期負傷太重,也因此傷得太重遲遲無法恢復,玄宙爆炸時就只能等死了。

        餌不余的本體具現在無妄大陸,無妄大陸在極陸排名92,戰爭充斥著這個大陸,玄卦六十四陸都屬于不完整的,極宙將大陸進行完整融合后,自然就爆發了沖突。隨著極柱綁定者的降臨,戰爭天平也就有所傾斜,而在戰爭彌漫下,沉眠星君詭秘事件也就無人關注。

        胡山雕此次出行仍然是帶著61位人間星君,離耳、蒼牛、凹梧、翼毒是最得力的麾下,餌不余本體具現形成的奇觀在當地名為“青赤山”。山體形如雙蛇并行,一條為赤,一條為青,栩栩如生,而青赤山的環境讓植物無法生存,此山完全由青石與赤石組構而成。

        數十萬年來,這座山自然也曾被開采過,但奇特是,不管運出去多少的石頭,這些石頭最終還是自行返回。極宙尚未形成時,這些被運出去的石頭沒有什么傷害,但極宙形成后,這些石頭就形成各種詭秘事件,比如房屋塌方,地陷,人被從天而降的石頭砸死等等。

        青赤山附近正有數伙人正在交火,從服飾來看,交火的六群人都是隸屬同一支部隊,這顯然又是一出忠誠與背叛的戲碼;挠坎y的震蕩是無法隱藏的,但若是沒有觀察到,也就不知道有一伙外陸人降臨,幾方人馬撕殺的很激烈,但都是命晶彈來來往往。

        “望聞問切”覆蓋那片交戰區域,九級“望聞問切”理論上是能“看破”所有極修的“命紙”,之所以說是理論上,則是因為對方對命紙也是有防護的。但九級“望聞問切”是能直接突破“靈宿祭”的命紙防護,就這些等級的極修身上裝備了“源物”。

        很顯然,交戰的數百人并沒有“明暗經”等級,胡山雕不需要通過極網,單是通過這數百人的“命紙”也是能搜集到不少的信息。這數百人統屬于一支名為“大明妄衛隊”的部隊,原本駐扎在此處等待新的命令,但他們的統領卻突然被砸死了。

        莫名其妙從天而降臨的青石砸死了統領,按照軍律,副統領接過指揮權,沒想到剛剛接過指揮權,副統領也被砸死了,只是這次從天而降的是赤石。繼續依照軍律接權的指揮官依次被砸死,部隊也就恐慌了,誰也不想接過指揮權,但沒有指揮官的話,何去何從也就成了問題,最終,意見不統一形成了內訌。

        相比芒風城的本命八數出現需要依照“天時地利”,餌不余的本命八數則沒有這么復雜,他的本命八數隱藏在青石與赤石當中。這次操作就沒有“玄光太子”從旁協助,胡山雕為了安全,派人將那數百人全都打暈了,炮火聲也因此消失。

        命紙離軀其實就是“命體離軀”的加強版,極宙時代已經不存在“命體離軀”這種操作,這也使得“極網”更難親身進入。胡山雕要吞噬沉眠星君的本命之一,就要進行命紙離軀,而這時候,他的命紙跟軀體都是非常脆弱的,靈士級的命晶彈都足以將他的命紙與軀體摧毀。

        元極道修煉是一種資源不可再生的掠奪,因為沉眠星君數量是有限的,而一個沉眠星君的某個命數被吞噬,這個星君本命就殘缺的,如此就意味著胡山雕若是完成“元靈期”修煉,他接下來的“元魂期”會越發的艱難。

        沉眠星君是掠奪一個少一個,但偏偏又不能將當前不需要的命數儲存起來,而這種先被“元極道”修煉者掠奪的沉眠星君,同樣也讓其余幾種“本命極道”修煉者無法吞噬。

        胡山雕有些想念蠱陸的那四千沉眠星君,也不知這四千沉眠星君都分散到了哪里,命紙可以說是終極版的“靈魂”,胡山雕的思維、感觸等等是依然能通過命紙進行的,軀體反而成了空殼。

        命紙疾速降臨到“青赤山”上端,隱藏在青赤雙色巖石中的“命靈數”出于本能而有所掙扎,但最終還是無法抵抗“胡氏命紙”的吸扯。吞噬餌不余的命靈數過程沒有什么波折,但返回軀體時卻是出現意外,一只手突然從“荒涌”中伸出,將胡山雕的軀體往里拉。

        翼毒最先反應過來,鷹嘴叼住胡山雕的左腿,離耳、蒼牛、凹梧也隨后反應過來,扯腿,抱腰,抓手,將胡山雕的軀體搶了回來。胡山雕雖然是命紙形態卻能“看”到一切真實,在軀體搶回來時就加速回歸,回歸后倒也沒有斥責麾下們。

        荒涌波紋屬于“看得見”但感知不到的,隱藏在荒涌中的竊賊實力并不高,但他顯然擁有某種特性,這種特性讓他可以隱藏在荒涌而不被“明暗經”等級的極修所感知,而“幽冥特性”正符合這一點。

        在確定大佬回歸后,翼毒跟蒼牛就撕裂荒涌沖了進去,但一鷹一人卻也不敢深入,荒涌就是浩瀚的迷宮,沒有坐標或錨的話,很容易就迷失在其中。

        胡山雕暫時沒空去琢磨誰這么渴望得到他的身體,他在觀察命紙的數值變化,芒風的命靈數讓他邁入“元靈極道”的門檻,餌不余的命靈數能否讓他直接升到“元靈中期”?胡山雕沒有想多,他確實升到了元靈中期,這讓他松了一口氣。

        沉眠星君數量看起來蠻多的,但本命完整的沉眠星君卻是不多,不管修煉哪種“本命極道”,用一個少一個,而吞噬一個就能提升一期,倒是能接受。只是胡山雕很懷疑突破到“元魂期”時,不存在吞噬一個就升一期的,很大概率是“天兩個升一期,而元魄期時則吞噬三個升一期。

        已經走在路上,胡山雕也沒辦法中途放棄,多余的事也就不想了,以左腕繁星表為媒介連接極網,127星權限真的是“為所欲為”的。那個想偷走胡山雕軀體的竊賊卻不是“幽冥”,而是吞噬了幽冥的極修,等級倒也不高,九重祭等級,而他之所以要偷胡山雕的軀體,則是因為這種軀體非常值錢。

        吞噬了某個幽冥的竊賊知道了很多幽冥的信息,而他又成功與幽冥群體有了聯系,修煉是需要資源的,特別是這位竊賊融合了幽冥,他的修煉更艱難,需要資源更多。因此,竊賊經常忽悠低等級的極修進行“命紙離軀”,但“靈宿祭”是無法進行這樣的操作,要進的話,則需要一些輔助手段。

        竊賊由于頻繁與極修命案有關而被“無妄大陸”的強國之一“明妄帝國”所逮捕,明妄帝國目前國力吃緊,因為此國跟三個國都在開戰。因此,竊賊這種要被定罪的犯人就被充軍服刑,竊賊轉戰各處最后成為“大明妄衛隊”的士兵,這個部隊就是之前內亂的那支。

        胡山雕讓麾下們將亂戰的數百名“明妄”士兵全部擊暈時,竊賊因為避免卷入而藏于荒涌中,也因此被忽視。等發現胡山雕命紙離軀時,竊賊藝高膽大想要偷走胡山雕軀體,失敗后也很果斷的放棄,從而逃得一命,但他不知道自己要偷的可是全宇宙極網權限最高的男人。

        極網遍布整個極宙,做為權限最高的男人,胡山雕要抓這名竊賊,竊賊除非是逃離極宙,否則,就必然會跪在胡山雕面前。

        胡山雕自然不意外竊賊是個女子,他已經從極網中搜集到所有這名女竊賊的信息資料。

        命紙楊鶯。

        等級九重祭。

        本命值略。

        主星無妄星。

        特性幽冥隱。

        戎術金身橫練、破金針。

        楊鶯被強行按下頭跪在地上,她內心恐懼之極,嘴唇顫抖著想要說求饒的話,卻因為恐懼太甚而無法發聲,淚珠一滴滴落在泥土上,楊鶯劇烈顫抖的身體,讓按住她的頭的蒼!昂呛,呵呵”的發出笑聲。

        胡山雕翻了個白眼,麻的,這群麾下由咸魚轉為進擊,精神都有些失常了!

        胡山雕沒有殺楊鶯不是因為憐香惜玉,這種情緒是不存在的,宇宙這么大,美女就不是什么稀缺資源,隨便扔出一千外卦知識點,美女必然蜂擁而至。之所以沒有殺楊鶯,是因為她居然是楊丐的重孫女,楊丐是木敕大陸的人。

        “無妄木敕”,也就是無妄星對應主星是木敕星,極宙將玄卦與虛卦呼應的大陸進行接壤,楊鶯能從木敕大陸出現在無妄大陸也是有可能的。

        算算時間,楊丐跟隨胡山雕快有30年了,而他跟隨胡山雕時已經87歲,如今也是快120歲的人。不過,極宙形成時進行了一刀切,也就是過去多少歲都不管,從極宙元年開始計算歲數,那楊丐今年也就17歲,跟胡山雕以及很多很多的人都是同歲。

        楊丐的面相還是年輕的,九暗卦等級增漲50年壽命,但關于壽命,極宙卻是模糊不清的,也就是正常人會活多少歲并沒有規定,主要還是看各自的健康及身體狀態。而胡山雕若是完成“元極道”的修煉,他就掌控整個宇宙萬物的“壽命”,他規定人類只能活80,再健康的人,活到80就一定壽終正寢。

        無妄大陸戰火連天,胡山雕也就沒興趣在這個大陸游玩,帶著楊鶯跟麾下們返回北檻大陸,然后把閉關的楊丐喊過來。楊丐見到楊鶯時已經確定這個年輕女子就是他的血親后代,但修煉者壽命綿長,親情一般只維持在兒子跟孫子,再往后也就沒有什么親情存在。

        因此,楊丐疑惑的望著自家大佬,翼毒此時插嘴將過程說了出來,楊丐當即舉掌拍向楊鶯,向宗武恰好出來透氣,及時阻止了這場大義滅親。

        胡山雕氣的想打人,翼毒及周圍的星君們很顯然就是想看到楊丐殺楊鶯的戲碼,這群星君果然精神變態了,在太華學院時,個個雖然咸魚,人情味卻是很深的。而楊丐卻也不是在演戲,他確實是要殺楊鶯的,這讓胡山雕也不知該有什么表情。

        揮了揮手將這群沒有人情味的麾下全部趕走,楊鶯則仍然跪在原處,胡山雕想知道的都已經從極風搜集到,也就不知道如何處置楊鶯,最后,喚來天狩部落的長老狩巖石,讓他安排楊鶯去做事。

        。

  http://www.0853669.live/book/82597/48609436.html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www.0853669.live。ABC小說網手機版閱讀網址:m.abcxs.com
她理财12存单法安全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