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說網 > 北宋大丈夫 > 第1491章 罰酒一杯

第1491章 罰酒一杯

        “怎么處置王詵?”

        高滔滔很生氣。

        趙曙更是怒不可遏。

        “他別想過科舉!”趙曙決心斷了王詵的科舉之路。

        這是一個報復,可高滔滔卻覺得不夠,“寶安的一輩子差點就被毀了呀!”

        趙曙皺眉,“容我好生想想!

        父母為兒女之心天日可鑒,可身份被限制住的趙曙卻很難展開報復。

        “圣人,王詵之事怕是瞞不過人!标愔溢裼X得此事得緩緩,“此刻若是出手報復,怕是會被人詬病,以后那些人會說什么……”

        他看了趙曙一眼,趙曙點頭,心道‘果然是個忠仆’。

        陳忠珩這才敢接著說下去,“那些人會在公主招駙馬時四處傳謠,說萬萬不可應召,否則一旦選不中,就會被皇家報復……您想想,到時候公主們可就麻煩了!

        高滔滔悚然而驚,起身道:“官家,我要賞他!

        趙曙欣賞的點頭。

        皇后賞賜官家的身邊人,這事兒有些犯忌諱,所以需要他點頭。

        “若非是你,我差點就犯下大錯!

        陳忠珩心中暗樂,稍后得了賞賜,出去時一群人在恭維。

        而高滔滔卻依舊咽不下那口氣。

        “那個王詵,可恨!”

        趙曙安慰道:“緩緩吧,君子報仇,十年不晚。緩個一年半載的!

        女人一旦恨上了誰,那幾乎是不死不休。

        “官家,要讓他身敗名裂!”

        趙曙點頭,“消息已經放出去了!

        ……

        消息被刻意放了出去。

        “郎君!”

        王詵正在讀書。

        “何事?”

        他放下書卷,心想既然以后走不了科舉之路,還那么刻苦做什么?

        仆役沖了進來,面色慘白的道:“皇城里傳來消息,說是王家人收買宮中的管事,想蒙蔽官家和圣人……”

        王詵的第一反應就是跑。

        “快,準備金子,別弄銅錢,快快快!”

        他急得不行,盧氏來了,卻是惱火。

        “那些事為何被人知道了?”盧氏自覺所行無差,所以把懷疑的目光投向了家里的仆役身上。

        “娘,此時還管這些作甚?”王詵跺腳道:“如今就怕被報復!”

        “你想差了!北R氏畢竟是見過世面的,她冷靜的道:“官家不敢報復……”

        王詵心中一喜,“為何?”

        盧氏笑道:“娘這邊馬上叫人去外面傳話,就說但凡應召駙馬不中的,官家都想讓他身敗名裂。如此……”

        “妙!”王詵歡喜的道:“如此孩兒就算是過關了!。

        他躬身道:“娘可謂是神機妙算,名將也不如!

        盧氏被兒子這記馬屁拍的很是舒爽,嗔道:“你此后好生讀書,此事漸漸的就會被官家給忘記了!

        “是!

        王詵送走了老娘,回頭坐下后,那種死里逃生的感覺讓他不禁想找人來發泄。

        “叫她們來!”

        他覺得有些燥熱,就脫開了衣裳,露出了瘦削的胸膛。

        “啊……有賊人!”

        外面有女人在尖叫。

        王詵怒道:“讓你等來,磨磨蹭蹭的作甚?青天白日,哪來的賊人……”

        房門被推開,一個男子走了進來。

        王詵盯著男子,雙手在地上撐著往后退,“你是……你是聞小種!”

        聞小種經常跟在沈安的身邊,不少人認識他。

        “來人吶!沈安要殺某!來人吶!”

        聞小種摸出短刀,認真的道:“我家小娘子很生氣!

        趙淺予差點被騙,這讓果果很是不高興,聞小種看在眼里,就等著事后報復?缮虬矃s一日都不愿意等待,直接令他出手,這算是正中下懷吧。

        “沈果果……”

        王詵見過果果,就在鬧市。

        果果的身邊不是跟著一只鸚鵡,就是跟著一只狗。她總是那么歡喜,笑容看著和陽光一樣,讓人心生喜悅。

        這是一個歡樂的少女,讓心底陰暗者羨慕嫉妒的少女。

        王詵就是其中的一個。

        可他知道這個少女不能動,否則許多人會對自己趕盡殺絕。

        寧可動沈安都不要動沈果果。

        這是他得出的結論。

        “救命……”

        他被聞小種按住了,叫聲變得和女人般的尖銳。

        “沈安要殺人了!”

        門外出現了幾個手持木棍的仆役。

        聞小種一手揪住他的耳朵,一手揮刀。

        王詵只覺得耳朵一涼,然后才傳來疼痛。

        “啊……”

        聞小種就在這慘叫聲中,拎著一只耳朵走了出來。

        那些仆役步步后退。

        “這是沈安身邊的護衛,武藝高強!”

        有人怕了,可有人卻毫不畏懼的沖了上來,隨即被聞小種一腳踹倒。

        “報官!快去報官!”

        軍巡鋪的反應很快,可等他們來時,聞小種早就消失了。

        “是沈安身邊的聞小種,他割了郎君的一只耳朵!

        我去!

        青天白日上門來割耳朵?太大膽了吧?

        那些軍士有些懵。

        “為何?”

        這事兒得有個動機吧?

        王家人搖頭,這事兒他們真的不知道!

        軍士們一路追趕,等看到榆林巷時,上官出現了。

        “都回去!”

        “為何?”

        “那王詵騙了官家!

        眾人愕然。

        “他還騙了圣人!

        得,散了吧。

        男人可能會顧全大局,女人一旦發現被騙了,那恨意會從早到晚煎熬著,尋機就會去報復。

        而沈安此時出手,對于帝后而言就是大快人心,誰去追究聞小種的事就是狗拿耗子,多管閑事。

        消息進宮,趙曙先是一驚,旋即淡淡的道:“年輕人,總是太沖動了些,傳朕的話,沈安跋扈,隨后趕去西南!

        呃!

        陳忠珩開始以為是懲罰,聽到這個不禁就樂了。

        沈安本就在準備南下,這話是送行嗎?

        哈哈哈哈!

        “割的好!”高滔滔得了消息,歡喜的道:“速速去了沈家,把果果接來,放話出去,就說果果這孩子賢良淑德,只可惜沈安不肯,否則我定然要為她做主!

        這是給果果背書。

        女官低聲道:“圣人,官家都懲罰了沈安呢!”

        您這時候弄這個,是不是在唱反調!

        “速去!”

        高滔滔知道沈安要南下,所以不禁就笑了起來。

        稍后消息傳出去,腦袋被包了一圈布的王詵咬牙切齒的道:“他沈安也有今日?去了西南……某詛咒他死在那片瘴癘之地!”

        他在家養傷,只覺得沈安這次算是絕無僅有的被重罰了,心情不禁愉悅之極。

        這日他正在和女婢調笑,就聽到外面有人在嘀咕。

        “……大軍明日出發……”

        “是!還是那沈安領軍南下!

        “那不是懲罰嗎?”

        “懲罰個屁!原先不是說沈安要單獨領軍嗎?這就是了!

        “這是早就有的謀劃,官家順水推舟說是處罰,實則沈安屁事沒有。哎!郎君的耳朵算是白被割了!

        女婢兀自起伏,王詵卻如遭雷亟。

        他猛地一個抽抽,眼睛就翻白了。

        女婢兀自不覺,稍后覺得不對勁,仔細一看,就驚呼道:“郎君走火了!”

        走火是青樓的術語,在民間有個說法,叫做:馬上風。

        ……

        政事堂里,沈安指著地圖說道:“水軍此刻應當靠近了高麗,隨后懲戒式的一戰后,他們將馬上趕往交趾。他們會在路上會和運送軍士的大船……這是水路!

        “陸路大軍五萬還在路上,隨后某率領騎兵去追趕,爭取在五月準備就緒,隨后發動進攻!

        沈安抬頭,“某有一種預感,李日尊怕是已經忍不住,要發動進攻了!

        韓琦撫須問道:“若是如此,此刻的西南可能擋?”

        “若是他傾國而來,擋不住!

        沈安很坦然的道:“不過某會率領騎兵火速趕到!

        韓琦點頭,“如此你要抓緊了!

        “其實他主動進攻反而是好事!鄙虬舶l現氣氛有些凝重,就笑道:“他主動出擊,隨行的必然是精銳,一戰擊潰他的精銳,剩下的就省事了!

        但這只是猜測。

        “沈郡公,官家召見!

        “諸位相公,一并去吧!

        隨后眾人在宮中聚首。

        趙曙竟然穿了一身戎裝,配著長刀,看著面色微紅。

        “此戰可有信心?”

        若是能一戰讓交趾俯首,大宋的西南就解除了威脅,隨后傾力北顧,復仇遼人。

        這樣的局面讓趙曙興奮的夜不能寐,高滔滔忍無可忍,最終自己回去睡覺。

        “官家放心!

        沈安很是認真的道:“此戰臣會解除交趾對大宋的威脅!

        他沒說明自己的目標,說了怕是會被君臣一番嘀咕。

        滅國,那么容易?

        趙曙滿意的道:“如此朕便在汴梁等候你的好消息。此戰……小心!

        “是!

        隨后就是一番交代,順帶掛職。

        出宮時,沈安看到了灰頭土臉的種諤。

        “見過郡公!

        種諤看著疲憊欲死,但眼中全是火焰。

        “西北之戰,某輸給了折繼祖,西南之戰,某會讓折家看看何為將門!”

        將門之爭貫穿了整個宋朝,有意也無意。上面縱容,下面刻意,漸漸的就演變成了一種平衡之道。

        “某拭目以待!

        沈安對種諤最不滿的大抵就是御下的手段太過殘忍,不把麾下當人看,動輒重罰。

        這是自詡儒將的御下手段,可沈安就是看不慣。

        “準備一下,明日出發!

        他沒有給種諤好臉色,種諤拱手,“遵命!

        沈安看著西南方向,左側的夕陽輝映著他的側面,血紅一片。

        ……

        依舊是四更,第一更。求個月票!

  http://www.0853669.live/book/67692/48613188.html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www.0853669.live。ABC小說網手機版閱讀網址:m.abcxs.com
她理财12存单法安全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