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說網 > 美食誘獲 > 第1584章 陵園祭拜賢孫掃蠹蟲

第1584章 陵園祭拜賢孫掃蠹蟲

        說著,燕老爺子話鋒一轉,正色道:“百里良騮,百里家最近對外公布消息,將你逐出了百里家,你可知道此事?”

        逐出百里家!

        百里良騮沒想到百里家竟然會干出這種事,看來是想除掉自己的身份,鐵了心要對付自己了,自己已經一再退讓幾乎是銷聲匿跡了,還要斬盡殺絕嗎?

        他淡然一笑,對燕老爺子道:“燕爺爺,自從爺爺和父母去世之后,我就沒有把自己當成了百里家的人,他們逐不逐出我,又有什么關系!

        燕老爺子道:“百里良騮,你雖然在百里家沒有影響力,但因為你是長子嫡孫,他們對你始終心存忌憚,尤其百里家掌權的一脈,更是怕你聯合其他反對他們的百里家人,進行奪權;以往他們顧忌你是同宗,但現在你不是百里家的人,他們就能光明正大的對付你,很可能會要了你的命!

        百里良騮笑道:“如果百里家有這個本事,我的命隨時等著他們來取!

        心道,就怕你們雷聲大雨點兒小,該動真章的時候,草雞趴窩,慫了。

        “你現在別說狠話,如果百里家真要對付你,你哪來的能力抵抗!

        燕老爺子苦笑了下,接著道:“正是因為這件事,我才讓姿嫻把你叫到上京來,只要你和姿嫻完婚,你就算沒有了百里家的身份,也是我燕家的女婿,百里家就不敢拿你怎么樣了!

        知道燕老爺子病危將死,卻依舊擔心著自己的安危,百里良騮心里是一陣感動。

        “燕爺爺,你放心,我不會讓你死的!

        百里良騮上前握著燕老爺子的手,悄悄的把了脈,弄清楚燕老爺子的情況,他心頭暗暗松了口氣。

        雖然情況很糟糕,但還沒到無法挽救的地步。

        雖然自己的醫術殊無把握,靈犀一動,萬無一失!

        燕老爺子拍了拍百里良騮的手,卻是并不畏懼死亡,灑脫道:“我自己的情況,我自己清楚,活不了幾天了!

        “我這里正好有一顆特效藥,是我意外得到的,燕爺爺你把它服下,我相信一定有效果!

        百里良騮取出了一個瓷瓶,從里面倒出一粒暗褐色的藥丸來。

        這顆藥丸是他從系統中用一億分值兌換的,自己放在身邊,只要不是腦袋掉了,任何傷病都可以救治,現在燕老情況危急,即便是以他的手段也難以治愈,他只能把這顆珍稀的藥丸拿出來,至少可以頂一陣。

        燕老爺子瞅了眼藥丸,苦笑道:“百里良騮,你別安慰我了,我的病已經無法治愈,你空就別費心了你……咕!

        沒等燕老爺子把話說完,百里良騮把藥丸塞進了他的嘴里,咕嚕一聲就咽了下去。

        “百里良騮,你干什么?你給我爺爺吃的什么藥?”燕姿嫻柳眉一豎,瞪著百里良騮道。

        燕老爺子則是皺了下眉頭,勸道:“姿嫻,你發什么火?百里良騮也是為我好,反正我也活不久,試一試這藥,又有什么關系!

        百里良騮笑了笑道:“燕爺爺,我肯定是不會害你的,希望你早日康復吧!

        又聊了一會,燕老爺子有些疲乏,百里良騮和燕姿嫻就退出了病房。

        百里良騮給燕家長輩打了聲招呼之后,他就離開了軍區療養院,打算去爺爺的墳墓祭拜。

        他走出療養院,燕姿嫻跟了上來,道:“我和你一起去!

        百里良騮笑道:“你去干嘛?”

        “我有些話想和你聊聊!毖嘧藡拐f著,上了奔馳越野豪華轎車,載著百里良騮朝著陵園開去。

        路上,燕姿嫻道:“百里良騮,我今天才知道你被逐出了百里家,看來百里家是打算對你下手了;不過你放心,我們怎么說也是青梅竹馬,我一定不會坐視不理的!

        百里良騮問道:“那你打算怎么做?”

        燕姿嫻俏臉一紅,眼中露出堅定的神色,道:“和你完婚!

        百里良騮笑道:“我看還是算了吧,你又不喜歡我,我豈不是拖累你一輩子;我自己的事情,我會解決的,你不是說你喜歡那位探險隊總司令的帥哥嗎?你去找他吧,我不會介意的!

        “哼,百里良騮,你不相信我的人品嗎?”燕姿嫻面露不悅之色,堅定道:“既然我決定和你完婚,我就肯定不會背叛你!

        百里良騮道:“那你和我完婚的目的是什么,為了愛情,為了友情,為了婚約?”

        “都不是!毖嘧藡箵u了搖頭,道:“和你完婚,是為了保護你!

        保護我嗎?

        燕姿嫻的一席話,不禁讓百里良騮感到溫暖,一個女人為了保護自己,獻上最珍貴的婚姻,甚至不再背叛,這是對自己有多重的付出。

        除了氾梨花之外,也只有燕姿嫻這個青梅竹馬能做到這個程度了。

        百里良騮看向燕姿嫻,眨了眨眼,笑嘻嘻道:“小嫻嫻,既然你鐵了心要嫁給我,我一定會讓你愛上我的!

        燕姿嫻癟了癟嘴,道:“切,我才不會愛上你,我喜歡的人是‘那位探險隊總司令’!

        就在這時,燕姿嫻的電話響了,她按了車載藍牙電話,車內音響傳來燕姿嫻父親燕宇的聲音,顯得非常焦急:“姿嫻,你們給爺爺吃了什么藥?”

        燕姿嫻心頭咯噔一跳,暗想爺爺吃了百里良騮的藥,不會是病危了吧。

        她看向百里良騮,憤怒道:“百里良騮,你給我爺爺吃的是什么藥,現在他病危了,你說怎么辦?”

        話音剛落,音響里傳來燕宇的聲音:“姿嫻,誰……誰給你說爺爺病危了?”

        聽到父親的這句話,燕姿嫻秀眉微蹙,道:“爸爸,不是你說的嗎?”

        “我只是問你們給爺爺吃了什么藥,沒說爺爺病危,現在你爺爺他的各項指標都逐漸恢復正常,醫生說他應該不會有問題了,我們都不知道怎么回事,問了你爺爺,他說剛才你們喂他吃了一顆藥!

        什么,指標恢復了正常?

        燕姿嫻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一臉驚訝地看向百里良騮,無法相信百里良騮隨便拿出一顆藥丸,居然這么一會功夫,就能讓病危的爺爺脫離了危險。

        “姿嫻,怎么不說話了?”

        音響里傳來燕宇的聲音,燕姿嫻回過神來,回答道:“爸爸,藥是百里良騮給爺爺吃的,我也不知道是什么,讓百里良騮和你說吧!

        百里良騮道:“燕叔叔,那顆藥丸的來歷就說來話長了,是一位路邊算命的道士賣給我的,說是包治百病,我想反正只要兩元錢,就買了下來!

        隨便一個路邊道士,就能買到這么神奇的藥丸,你確定不是在開玩笑?

        “百里良騮,那個道士你還能找到嗎?”燕宇的聲音有些顫抖,顯然有些激動。

        百里良騮信口胡謅道:“找不到道士了,那次之后,我就再也沒有見過他,應該是去游歷了!

        “真是可惜了!毖嘤钔锵б痪,接著道:“百里良騮,那么藥丸你還有沒有,燕叔叔不是打你主意,如果還有的話,我高價收兩粒!

        “只有那一粒,沒有了!

        如果藥丸真的很容易得到,不用燕宇說,百里良騮也會送給他們,但事實上這藥丸真的只有一粒,他手頭上方便的,確實只有一粒。

        不過有必要的話,他可以再花一億分值,再從系統兌換一粒。

        得知沒有藥丸,燕宇感謝了百里良騮幾句,掛斷了電話。

        燕姿嫻此刻心頭震驚無比,久久不能平息下來,她看著百里良騮道:“你怎么那么好運,隨隨便便就能得到這么神奇的藥丸!

        百里良騮笑道:“或許我就是傳說中的集大氣運者吧!

        “切,看把你嘚瑟得!毖嘧藡灌坂鸵恍,這會兒心情是非常的好,原本因為爺爺病危的陰霾是一掃而空。

        沉默了下,她瞥了眼百里良騮道:“謝謝你救了我爺爺!

        百里良騮道:“謝我干嘛,燕爺爺可是送了我一個美女老婆,我得謝謝他!

        燕姿嫻吐了吐舌頭:“現在我爺爺不會死,有他護著你,我自然就不用和你結婚,等你祭拜了百里爺爺,到時候我們再商量解除婚約的事情!

        百里良騮一臉委屈道:“小嫻嫻,你這就不對了,我本來要解除婚約,是你非得要我娶你,怎么這會你又要變卦了!

        燕姿嫻也是覺得有些不好意思,縮了縮脖子,開口道:“鑒于你救了我爺爺一命,我可以答應你一件事。至于婚約的事情,嗯……過一段時間再說吧!

        百里良騮壞笑道:“答應我一件事,什么事都可以嗎?”

        “當然不是什么事都可以,不能違背道義,不能傷天害理,不能違背我的意志,不能……”

        “停,這么多限制,你這個許諾一點價值都沒有,我看還是算了吧!

        “不行,我可不想欠你的人情!

        “你小的時候跟著我,欠我的人情還少了嗎?如果不是我每次背黑鍋,你少不了一頓打!

        “才不是你背黑鍋,都是你犯的錯,我只是在一旁鼓掌而已!

        “那次打爛你爺爺的唐朝鎮紙,總該是你犯的錯吧!

        兩人斗著嘴,不知不覺就已經到達了埋葬百里老爺子的陵園。

        陵園建在山上,百里老爺子埋在最高的位置。

        把車停好,買了兩束菊花,百里良騮和燕姿嫻朝著山上走去,眼看就要到達百里老爺子的墳墓,前方黑壓壓的一群人,將百里老爺子的墳墓整個圍了起來。

        “百里家的人!”

        燕姿嫻皺了下眉頭,看向百里良騮道:“今天來得好像不是時候,我們先走,明天再來祭拜吧!

        百里良騮笑了笑:“為什么要明天來,我祭拜自己的爺爺,難道還要看別人的臉色!

        說著,他繼續往前走。

        燕姿嫻一把拉住了他的手臂,搖了搖頭,沉聲道:“百里良騮,不要莽撞,百里家一定會為難你的!

        百里良騮不屑一笑,冷聲道:“為難我?呵呵,那也得看看他們有沒有這個本事!

        見百里良騮根本不聽勸,燕姿嫻也無能為力,只得跟著百里良騮一起往前走,低聲在百里良騮耳邊說道:“你小心他們,如果動手,你就躲在我的背后,百里家的這些手下,不好對付!

        躲在女人的背后,這可不是我百里良騮的風格。

        百里良騮心頭淡笑,根本沒把百里家的人放在眼里。

        百里老爺子的忌日并不是今天,但今天來的人也不少,幾乎都是百里家的年輕人,一個個身著黑色西裝,莊嚴肅穆,顯得很有派頭。

        這群年輕人站在墓碑前跪拜,兩旁則是站著一群黑衣保鏢,戴著墨鏡,非常專業。

        祭拜的場面看起來很大,不過,百里良騮卻是發現,百里家年輕人的眼神中,并沒有絲毫祭奠緬懷,他們的祭拜只是一種形式,做給外人看的罷了。

        “對不起,這里正在祭拜,請你繞行!

        百里良騮走到墳墓前的臺階,被一名黑衣男子擋住了路,用極其嚴厲的語氣警告道。

        “我也是來祭拜的!

        百里良騮不想在爺爺的墳墓前和百里家人起沖突,他并沒有硬闖,而是好生和黑衣保鏢說了一句,這才繼續往前走。

        不料,又有幾名保鏢圍了過來,冷聲道:“小子你想搗亂嗎,閃開,這里不是你該來的地方!

        這邊的動靜,吸引了墳墓前那群百里家年輕人的目光。

        一名面容消瘦,眼神陰鶩的男子看了過來,他的目光鎖定在百里良騮的身上,先是有些驚訝,隨即便是鄙視和不屑。

        百里良騮看著他們,沒有說話。

        對面那些人,似曾相似,卻又無比陌生。

        無疑,這些人都是百里家族的后代,甚至說,都是家族的精英。

        在百里良騮參加探險隊前途未卜生死離別的前夕,他專門到了家族一趟,實際上那些他說法了家族作為一個單位,全力支持了他的冒險。

        他的探險,非但得到了家族的支持,而且還有家族成員的積極參加,那個時候也正是探險隊招兵買馬、大擺擂臺英雄排座次的時候。

        百里家族的幾代人都有代表參加。

        概況地說,那就是五世同堂。

        百里良騮作為中間一代,他的上面有他的父親百里君侯,爺爺百里柱國。

        他的下面有侄子百里追風、侄孫百里翱翔。

        這體現了百里家族的遠見還有無比果斷的決策能力。

        不過,這也造成了家族管理的中空期間。

        如果百里君侯和百里柱國是有一個人參加探險隊,也能保持家族的平穩過渡。

        百里良騮這個預定的未來家主留下當然也行。

        可是他是探險隊的總司令,就更不能留下。

        百里君侯、百里柱國,二人都是打定主意,寧肯傾家蕩產,也不錯過追求永生的機會。

        所以,三代家主,集體同時空缺。

        從百里良騮的意念算起,他從來就沒有干涉剩下的那些百里家族成員任何想法,但是也沒有想到,那些人竟然打起他的主意,他就不得不管管了。

        他知道他爺爺沒有死,他的父親也很好,可以那些家族成員竟然造謠說他們死的死,逃的逃,他們只好出來收拾殘局。

        更令人難以理解的是,百里良騮本來已經放棄家主的繼承,為什么他們還要把他驅逐出百里家族?

        百里良騮也看向了這名男子,此人雖然多年沒見,但他知道,對方正是現在百里家家主百里王霸的兒子,百里良驊。

        也就是,他現在取代了百里良騮,被任命為新一代家主,當然還是后備家主,還沒有交接。

        說起來,百里王霸是百里良騮的二叔,百里良驊是他的堂哥。

        可惜,他們并沒有叔侄兄弟之情。

        “我說是誰這么囂張,原來是百里良騮。不過你已經沒資格祭拜爺爺了,因為你被逐出了百里家!

        一道嘲諷的聲音傳來,正是在教育院被百里良騮打臉的百里良駒,心中對百里良騮無比憤慨,恨不能食肉寢皮那種,可惜他的牙齒內有那么長。

        百里良駒冷聲嘲諷了句,站在百里良驊旁邊,一臉冷笑的看著百里良騮。

        除此之外,還有其他幾位百里家的后輩,也都不懷好意地看向百里良騮,眼神戲謔,仿佛在看小丑一般。狗狗

        他們都是在繼承家族權力真空的時候得到了很大的益處,到嘴的肥肉絕對不會再吐出去。

        他們的眼中,現在看到誰都是惡狼,正在蓄勢待發搶他們嘴里的肥肉,豈能容你?

        “讓他過來!

        這時候,百里良驊發話了。

        黑衣保鏢們散開,給百里良騮讓出了一條道,百里良騮嘴角帶著微笑,旁若無人地徑直朝著爺爺的墳墓走去,直接無視百里良驊等人。

        不過,百里良驊微微挪動了一步,擋住了百里老爺子的墓碑,讓他無法祭拜。

        百里良驊看了眼跟在百里良騮旁邊的燕姿嫻,目光中閃過一絲貪婪,戲謔道:“姿嫻,我追了你那么久,你也沒心動,原來是看上了這個廢物,不知道他身上有什么優點,竟然能吸引你!

        “他的優點很多,總之你比不上!

        燕姿嫻作為燕家長女,深得長輩喜愛,可謂是燕家的掌上明珠,她自然不怕百里良驊。

        聽到她的話,百里良驊目光一冷,心頭對百里良騮更加不爽。

        這就是典型的撒不出尿賴夜壺。

        自從知道百里良騮和遙琪手牽手的事情,他就恨透了百里良騮,覺得這是對他的冒犯,鐵了心要拿下百里良騮。

        加上他父親百里王霸也擔心百里良騮這個長子嫡孫會對他們的地位造成影響,所以在他的鼓動下,公開將百里良騮逐出了百里家。

        雖然在大部分百里家人的眼里,他們有些小題大做,但百里良驊絕不允許任何潛在的危機存在,他的目標,是要在未來掌控整個百里家,將百里家打造成最強的家族,然后把曾經看上的女人,也全都弄到手。

        當然,他的目標當中,就包括了燕姿嫻和遙琪。

        “燕姿嫻,我百里良驊把話放在這里,早晚你會愛上我的!

        百里良驊看著燕姿嫻,很是裝逼的說道,在他看來,只要自己有了實力,燕姿嫻一定會欽慕自己。

        燕姿嫻卻是笑了聲,挽住百里良騮的胳膊,故意說道:“不好意思,我已經和百里良騮有婚約了!

        “什么,和他有婚約?!”

        燕姿嫻的這句話,讓百里家的幾個年輕人都是面色一變,因為這個婚約,將改變他們對待百里良騮的態度,現在動百里良騮,也就意味和和燕家作對。

        不過百里良驊想到病危的燕老,他頓時就鎮定下來,他和父親已經有了全盤的計劃,只要燕老一死,他們就會趁機打壓掠奪燕家,讓百里家更加強大。

        至于當年百里老爺子不知去向不知道是死是活,燕老在關鍵時刻對百里家關照的那份恩情,他們根本就沒放在心上。

        百里良驊冷笑道:“燕姿嫻,你爺爺還躺在床上,你不好好照顧他,卻跟著百里良騮來胡鬧,你可真是有興致!

        燕姿嫻瞪眼道:“不關你的事,你讓開,我和百里良騮要祭拜百里爺爺!

        百里良驊冷笑一聲,臉上帶著高傲的微笑,瞥了眼百里良騮,用一種高高在上的語氣說道:“百里良騮,你已經被逐出百里家,我們不允許你祭拜爺爺,請你離開!

        百里良騮的目光越過眾人,看了眼那個莊嚴的墓碑,沉聲對百里良驊道:“滾開,我祭拜自己的爺爺,輪不到你們插手!

        “滾開,你竟然敢叫我滾開?!”

        百里良驊愣了下,難以置信的看向百里良騮,不敢相信自己耳朵聽到的話。

        百里良駒冷笑道:“哼哼,百里良騮,你自己看看這里有多少保鏢,只要良驊哥一聲令下,他們立即就會把你打成白癡,你居然敢這么囂張,看來你今天出門沒帶腦子呀!

        “哈哈哈,這小子被逐出百里家,看來已經傻了!

        “這種廢物,早就該逐出百里家了,良驊哥和二叔的這個決定,實在是英明無比!

        百里家子弟一臉嘲諷地看著百里良騮,周圍的保鏢則是漸漸地圍了過來,只等百里良驊一聲令下,就立刻動手制服百里良騮。

        百里良驊目光中殺機爆閃,看著百里良騮道:“很好,非常好,你居然敢這么囂張,看來你是脫離了百里家太久,已經忘了我們百里家的實力!

        “百里良驊,你想怎么樣?我決不允許你動百里良騮!

        燕姿嫻心里暗道百里良騮莽撞,但她還是義無反顧地站在了百里良騮的旁邊。

        百里良驊瞥了眼燕姿嫻,鄙視地看向百里良騮,道:“百里良騮,你就只會躲在女人的背后嗎?”

        聽到百里良驊的嘲諷,百里良騮冷笑一聲,目光掃了眼在場之人,將那一張張百里家年輕人囂張的面孔看在眼里,自從爺爺不管他們之后,看來那些人已經迷失了方向,百里家已經徹底變味,對他來說,已經沒有絲毫的歸屬感了。

        他的目光落在了百里良驊身上,沉聲道:“我不想在爺爺的墓碑前動手,給你們二十秒的時間,都給我滾!”

        什么,竟然又叫我們滾!

        見百里良騮比百里良驊還囂張,眾人都是一愣。

        在場百里家子弟加上保鏢,總過三十多人,而且這些保鏢個個都是好手,百里良騮如此囂張,難道是認為自己有實力對抗這些保鏢嗎?

        百里良駒第一個跳出來,怒喝道:“百里良騮,你不想活了,居然敢這么對我良驊哥說話,趕緊跪下,否則打斷你五條腿!

        “臭小子,你以為自己是誰,你不再是百里家的長子嫡孫,你也不是百里家的人,竟然敢在我們面前放狠話,我們分分鐘弄死你!

        “哼哼,看來今天有得玩了!

        幾名百里家子弟,臉上掛著不屑的笑意,似乎已經看到了百里良騮被打趴下的場面。

        可是,百里良騮根本沒理他們,淡然地開始讀秒:“二十,十九,十八……”

        他的聲音不大,但卻仿佛有魔力,讓每個人都聽得清清楚楚,而且給人一種氣血凝滯的感覺,似乎牛頭馬面黑白無常在給他們的生命倒計時。

        百里良驊見百里良騮無視他的威嚴,他的目光越發的猙獰,冷聲道:“百里良騮,你少在這里裝神弄鬼,別以為自己有了點錢,就把自己當成人物。哼,我不知道你的錢和宇宙菁是從哪里來的,但我可以明確的告訴你,你就算再厲害,也斗不過整個百里家!

        “十二、十一、十、九……”

        百里良騮依舊無視百里良驊,繼續讀秒,目光一片淡然,沒有人知道他到底哪里來的底氣。

        “五、四、三……”

        眼看二十秒只剩兩秒,百里良駒怒道:“良驊哥,只要你發話,我們弄死他!

        百里良驊回頭看了眼墓碑,卻是目光一沉,邁步朝山下走去,道:“走,別在爺爺的墓碑前動手,不然會有麻煩!

        百里良驊話音一落,百里良騮的秒數正好數到“一”,百里良驊朝著山下走去,面色一片陰沉。

        百里家子弟沒想到性格驕傲的百里良驊竟然會向百里良騮讓步,都是愣了下,但也不敢違抗百里良驊的命令,紛紛跟上了他的腳步。

        不過百里家子弟心里都是一陣郁悶,一個廢物百里良騮而已,堂堂百里家少主百里良驊,難道還怕他?

        百里良駒和百里良驊的關系最親密,他追上去問道:“良驊哥,你這是何意?”

        百里良驊道:“如果在墓碑前動手,到時候必將招人話柄,而且族內的長老團也會找我的麻煩!

        聽到這話,百里家子弟都是恍然大悟。

        百里良駒罵罵咧咧道:“百里良騮這個王八蛋,知道我們不會在爺爺的墓碑前動手,所以才裝逼讀秒,竟然讓他得逞了,真是不爽!

        他們卻是不知,百里良騮并不是裝逼,而是真的只給了他們二十秒離開的機會。

        百里良驊冷冷一笑,回頭看了眼淡然望向他們這邊的百里良騮,眼中閃過一抹寒光,對百里良駒道:“待會你帶著這些保鏢,在山腳下等他,把他打一頓,別傷得太重;哼,這個王八蛋,不僅和我爭遙琪,還和我爭燕姿嫻,我一定要慢慢玩死他!

        一聽這話,百里家子弟都是興奮起來,紛紛表示待會留下來看百里良騮挨揍,要狠狠地出一口氣。

        最后到了停車場,只有百里良驊先走,其他人卻是都留了下來,將燕姿嫻的奔馳豪華越野交轎車守住,等著百里良騮二人下山。

        百里老爺子的墓碑前,百里良騮和燕姿嫻祭拜之后,兩人望著墓碑上的照片,都是有些感慨。

        不過,百里良騮知道底細,知道爺爺百里柱國這個時候不知道在那個旮旯和孔毓良打屁呢。

        當然,也許和洪卅七公在品嘗叫花雞。

        也有可能在和保羅三世探討成圣的途經。

        百里良騮在心里說:“哈哈,我知道爺爺不介意,反正你也不會死,被你的不肖子孫弄個空墳墓還燒香上供什么的你根本不介意,只是對他們的倒行逆施不忠不孝氣憤,不過我知道,這些笨蛋根本就氣不壞你,他們的能力不夠;不過呢,我作為這個家族的法定家主,我可以替你老人家對他們管教一二,這個你沒問題吧?有問題告訴我就行,沒有?那也好,我就去按照您老人家的心意,關心他們一下!

        突然,聽到燕姿嫻問道:“對了,百里良騮,你父母也去世了,他們葬在哪里?我們也去祭拜一下他們吧!

        “不知道!卑倮锪简t搖了搖頭,回憶道:“他們是在不久之前和我爺爺一塊失蹤的。從那以后,他們再也沒有出現過,所以人們都認為他們已經去世。雖然我也是一樣的想法,但我并沒有給他們立碑,還是存了一點念想,希望他們有一天,會出現在我面前!

        “對不起,提起你的傷心事了!毖嘧藡贡噶司,露出一個鼓勵的微笑,道:“百里良騮,我相信,你的父母只是因為某些特殊的原因,暫時離開,他們會回來的!

        “希望如此吧!卑倮锪简t點了點頭,最后看了眼爺爺的墓碑,對燕姿嫻道:“時間差不多,我們走吧!

        燕姿嫻望了眼山下,指著另外一條道,對百里良騮道:“要不,我們從這條路走,也可以下山!

        “你的車不是在停車場嗎?”百里良騮面露疑惑之色,望了眼山腳下的停車場,居高臨下,頓時對下面的情況一覽無余。

        見百里家子弟和保鏢等在那里,他明白過來,對燕姿嫻道:“小嫻嫻,你是怕百里家的人對付我?”

        “百里良驊那個人,從來不會吃虧,你剛才掃了他的面子,他肯定不會放過你。下面三十多人,而且百里家的保鏢都是好手,雖然我的戰斗力還算不錯,但也對付不了他們那么多人!

        燕姿嫻苦笑了下,看向百里良騮道:“我不是看不起你,的確是對方人太多了!

        “人多的確有用,但也得看是對誰!卑倮锪简t不屑一笑,率先朝著山下走去。

        燕姿嫻忙跟上去,皺眉道:“百里良騮,你這樣太莽撞了,暫避鋒芒,才是你最好的選擇!

        百里良騮道:“如果是你喜歡的那個探險隊總司令在這里,他會怎么做?”

        一聽這話,燕姿嫻愣了下,隨即自信道:“如果是那個探險隊總司令在這里,他當然會直接下山,絕不會退縮的!

        百里良騮朝燕姿嫻擠了擠眼睛,笑道:“既然如此,我要和那個探險隊總司令爭你這個老婆,我當然不能比他弱!

        聽百里良騮說自己是他老婆,燕姿嫻臉頰微紅,愣了下,百里良騮卻已經走遠了。

        她急得一跺腳,暗道:“你要和那個探險隊總司令比,你也得有那個本事呀!

        想了想,燕姿嫻見勸不住百里良騮,只得跟了上去,對百里良騮道:“待會你想辦法先上車離開,那些人我來對付,他們不敢對我怎么樣!

        先上車離開,這話應該我對你說吧。

        百里良騮腹誹一句,兩人已是走到了停車場,百里家的人呼啦啦的就圍了過來。

        百里良駒臉上帶著獰笑,道:“哼哼,百里良騮,在教育院的時候,你在我面前裝,現在,我要把你打成傻狍子!

        說完,他對二十多名保鏢揮了下手,道:“上,動手!

        得到命令,二十多名百里家的保鏢,朝著百里良騮一擁而上。

        燕姿嫻沒想到對方這么快動手,忙沖上去,擺出了迎擊的架勢,對百里良騮喊道:“快上車!

        “還想上車?哼,休想!

        百里良駒大喊道,和百里家其他幾名子弟攔住了通往奔馳的路,幾人都是雙手抱在胸前,一副看熱鬧的樣子。

        “百里良騮,快,我幫你攔住他們!

        燕姿嫻一臉焦急,掉轉方向,朝著百里家幾名子弟沖了上去,想要幫百里良騮推開人群,讓百里良騮離開。

        不過她剛剛一動,幾名保鏢就攔住了她,朝著她雙手抓過來,想要將她控制。

        “混蛋!”

        燕姿嫻暗罵了句,緊緊地咬著牙齒,沒有退縮,但她看著對方二十多名保鏢,覺得今天百里良騮肯定是要栽在這里了。

        可就在此時,一道身影刷的從她身邊閃過,緊接著,朝她雙臂抓過來的兩名保鏢,往后倒飛出去,撞在了后面的百里家子弟的身上,猶如打保齡球一般,把幾人都撞得四分五裂摔倒在地。

        燕姿嫻回過神來,只見身前是百里良騮的背影,他的腿高高的抬起,正是他,在剛才的一瞬間,連出兩腿,把兩名保鏢踢飛了。

        他竟然這么強!

        燕姿嫻差點就掩嘴驚呼出來,她沒有想到身材瘦弱的百里良騮,戰力居然如此強橫。

        “小嫻嫻,站一邊去吧,我沒有讓女人出手的習慣,這里交給我就行了!

        百里良騮回頭對燕姿嫻笑了笑,沒等燕姿嫻反應過來,他看向百里家子弟和一眾保鏢,嘴角勾起一抹冷笑。

        兩個被百里良騮踢飛的保鏢,立刻就喪失了戰斗力,躺在地上不住的嘔血,顯然是受了內傷。

        而被他們撞倒的幾個百里家子弟,臉上笑容消失,忙不迭地從地上爬起來,一臉憤怒地看向百里良騮,眼中殺氣騰騰。

        他們站在一邊旁觀,竟然被百里良騮這個混蛋給弄倒了,他們豈能容忍百里良騮如此猖狂。

        百里良駒怒道:“給我上,把這小子的腿打斷,看他還能不能踢!

        剩下的保鏢看到百里良騮剛才閃電般的兩腳,都是有些忌憚,但他們仗著人多,朝著百里良騮圍攏上來,連帶著把燕姿嫻也圍了起來。

        百里良騮不屑一笑,身形一動,率先出手,沖進了敵方的人群中。

        這些保鏢面對普通人是高手,但面對百里良騮,他們根本沒有絲毫還手之力,百里良騮猶如狼入羊群,一拳一個,被他打翻在地。

        而且他的速度相當快,當保鏢們發現面前這個男人無法抵抗,想要逃跑的時候,卻已經遲了。

        十幾秒的功夫,二十多名保鏢,全部被百里良騮放翻在地。

        站在一旁的燕姿嫻和百里家子弟,此刻看著躺在地上,不是斷腿就是斷胳膊的百里家保鏢,他們都是不禁倒吸一口涼氣。

        尤其是百里家子弟,都已經傻眼了,原本他們還打算百里良騮被放翻后,上去踢兩腳,哪知道最后被放翻的,居然會是自己這方的二十多名保鏢。

        一打二十,而且是秒殺,這戰斗力簡直沒誰了。

        “快跑!

        也不知是誰喊了一句,幾名百里家子弟連忙轉身,落荒而逃。

        連保鏢都不是百里良騮的對手,更別說他們這幾個沉溺酒色的家伙,如果留下,他們不敢想象自己的悲慘結局。

        不過百里良騮可不會放過他們,隨手在地上撿了幾個小石頭,嗖嗖嗖的扔出去,幾名百里家子弟都被打中腳踝,摔倒在地。

        他們想要站起來,卻發現腳踝劇痛,根本使不上力氣。

        百里良騮掃了眼一臉驚恐的百里家子弟,淡定地走過去,把每個人的手掰斷,停車場上頓時是慘叫連連,把這些家伙疼得在地上打滾。

  http://www.0853669.live/book/3935/48613178.html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www.0853669.live。ABC小說網手機版閱讀網址:m.abcxs.com
她理财12存单法安全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