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說網 > 九尊問道 > 第五百零七章 九嬰與酒徒

第五百零七章 九嬰與酒徒

        “蒼天喝了我放在屋頂的酒,醉了臆想,紅了臉頰,最后成了晚霞。我在偷看它,它卻在偷看著人間的世態炎涼!

        那襤褸酒鬼,口中醉話連篇,卻是吐字清晰,一字一句鉆入蕭問道的耳中。

        “這仙界有如此糙酒,亦是不如人間!

        蕭問道一呼,便立在那酒鬼身后,從懷中拿出一壺“百花釀”,放在那酒鬼老道的一側。

        那酒鬼一嗅,淡問“好酒···你為何不飲!

        “戒了!

        “為了戒了···莫不是為了什么狗屁情愛!

        “為了一人!

        “那還不是為了狗屁情愛!

        “嘿···你的情愛是狗屁,我的可不是!

        “不斷情緣的仙道,你是如何破虛飛升的!

        “呵····!

        蕭問道輕笑一聲,踱步道“吾破虛時,給天劫講道理,誰知它忒為蠻橫。我便···不跟它講道理,講起了拳頭!

        酒鬼老道一瞥蕭問道,灌了一口糙酒,淡聲道“靈根倒是不俗,可人太俗!

        他說著,便回過頭看著晚霞,淡聲道“俗人的酒,吾不飲!

        誰知,蕭問道擎著那一壺百花釀,便倒入那酒鬼的尋常葫蘆里,淡聲道“你再嘗嘗這凡人的酒,看看這凡世的黃昏枯樹!

        蕭問道一言而盡,便將那壺花釀,一滴不剩的落在酒鬼的葫蘆里。

        不時,兩人的身后,傳來一縷女子香,便聽那女子言道“師兄···又在睹物思人!

        蕭問道一轉身,便見一女子,身著霓紋道袍,眉眼若清風兩劍,口懸淡墨,眉間一點蘭意,一番脫俗味。

        “九嬰宗主!笔拞柕酪缓。

        那九嬰道君,煢煢一立,淡眸流轉,言道“為何你猜他不是一宗之主!

        “他···他做不成,以心愛之人相要挾之事!

        蕭問道一呼,眸中更是淋漓殺意,便是那酒鬼的杯中,都蕩起一層漣漪。

        “杯未停,人不醉,無趣···!蹦蔷乒硪缓,便晃蕩著身子,朝蒼山而去。

        九嬰道君一望酒鬼背影兒,淺笑道“吾這師兄,就這怪脾氣!

        “偌大的九贏仙宗,卻余下這一位抱樸含真的仙人!

        這寥寥一句話,便把整個九贏仙宗,罵了個狗血淋頭。

        九嬰道君倒是不惱,淡聲道“軟肋···終究是讓人捏的。若不然,要這軟肋何用!

        她言語一落,便入了三千仙闕。

        ···

        ···

        “贖人?

        “贖人!

        九嬰道君一呼,眸中促狹,卻是劍芒四起,恨意叢生,卻又有一分無奈。

        “造化界···藤樓!

        蕭問道聽九嬰道君所言,才知這一段修仙往事,亦是知這其中曲折。

        當年,九嬰道君與那酒徒,乃是凡界的不世之材,更是他們所在凡世的修真大家。

        而除卻九嬰道君與那酒徒,還余下五人,便是當年拜一師的同門師兄弟。

        蓬萊凡界,九宗同祖。

        九嬰道君所在的凡界之中,修真門派,并非駁雜不堪。亦是,脫俗在世外,不理朝堂,不入江湖。

        她所在門宗,名為“離天劍宗”,以劍意開派,以劍意開天。

        初為劍徒,更是酸辛。

        可在這修真酸辛之中,卻留下了六個人的映記,便是當年的離天七俠。

        同修同道,一脈同心。

        而當年,這離天七俠之中,靈根極佳者,便是名為“商從寒”的小師妹。

        這商從寒雖是入門晚了三百年,可在天道悟性之中,卻是勝過大師兄三癡酒徒。

        一眾七人,便在這凡界的離天劍宗之中,修道三千年。

        那酒徒三癡本就到了破虛的時候,亦是足足待這余下六人修道七百余年。

        七人情義,便是手足亦不可論之。

        當年,蓬萊凡界的“七仙破虛”,更是蓬萊修真界的一段不世佳話。

        可這一段佳話,便在七人破虛之時,化為烏有。

        凡人看到的仙人,皆是長生大自在。

        可仙人看到的仙人,皆是無歡皆是悲。

        七人初破天虛,便在那造化仙界,七玄仙門的仙域之內。

        不容九嬰道君所言,亦是知曉,那七玄仙門的仙道,怕是起了覬覦之心,斬殺這一眾凡修,更是趨之若鶩。

        那七玄仙門的修為境界,本就勝過這一眾七人,更不必說仙界仙寶。

        一追一逃,四死三生。

        不世之仙的離天七俠,足足逃了三十年,才算是得出生天,余下了三人。

        便是如今的九嬰道君和三癡酒徒,還有就是最小的師妹“商從寒”。

        可世間之惡,怎有末路。

        三人逃至造化界的“西陵”內,那西陵本就是一處禁地,常年便是雷劫不盡。

        若不是,三人逃至無路,亦是絕不會入這一片死地之中。

        而那追至此地的道人,一望那一片雷罰之地,便沒了覬覦奪寶的心。

        人無橫禍,卻遭天災。

        那西陵雷池,乃是萬古寂滅之地,三人一入,便魂息一震,差點沒了性命。

        忽爾,三人眼看著一道擎天雷云,化為卷天之力,席卷而來。

        細細一望,卻見那雷劫之中,卻有一人,盤坐在雷劫之中,煉體鍛魂。

        一念之間,便有了一寸生息。

        三人跪拜在地,大聲一呼“前輩···跪求一命!

        那煉體仙道,盤坐蹙眉,眸中一動,似是紫電妖眸,怔怔的看了三人一眼,終究是化卻了雷劫卷云。

        “嗟···吾救你三人一命,如何報答!蹦菬掦w仙道,淡聲一呼,紫芒流動。

        三人便放下須彌物什,便是當年的破虛仙劍,亦是一并放在了身前。

        仙若螻蟻,懷璧有罪。

        “嘖嘖···!

        那煉體之道,一瞥那一眾物什,便是看也不看,淡聲道“末流雜物,便是廢柴,亦是不如!

        三人求生,便將頭低在塵土之中。

        “喏···便是她了!蹦菬掦w妖圣,指了指小師妹商從寒。

        九嬰道君與那三癡酒徒,皆是臉色一變,卻見那商從寒臉色一動,淡聲道“師兄···師姐,以我之身,救得至親,我亦無憾!

        待商從寒言罷,卻見一道紫芒一逝,已然將九嬰與酒徒,拍出西嶺雷池。

        “若要贖她,便在藤樓···造化界的第一樓!

        九嬰道君念及往事,心生余悸,更是恨意無窮,呢喃道“二萬七千六百年了!保ㄎ赐甏m)

        。

  http://www.0853669.live/book/29332/48612636.html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www.0853669.live。ABC小說網手機版閱讀網址:m.abcxs.com
她理财12存单法安全吗